• 天才萌萌哒宝宝

    舒谨

    东方已完结591700

    书房里一老一小对恃着。 小:爷爷,你买了我吧。 老:我为什么要买你? 小:我是你孙子, 老:有什么证明? 小:我的长相就可以证明,你也可以去验DNA, 老:好的,我承认你是我孙子,你想卖多少钱 小:一亿。 女儿得的是先天性的疾病,没有钱可怎么办?聪明儿子发话了,我有办法。想着儿子所说的办法,她是有那么一点不确定啦,可是想着儿子那聪明的头脑,好吧,她是个听儿子话的妈妈,就

  • 99亿新娘:撒旦老公请温柔

    莫小淘

    东方已完结4693500

    他是暗夜的帝王,狠戾冷决,不近女色,因身中情蛊抓她来当解药,一碰成瘾,从此,万劫不复—— “看过我身体的女人,只有一种下场。”他戴着银黑色精致的面具,笑容邪肆,“不过我喜欢你的味道,你可以挑一种死法。” 第一次见面,他压她在地毯,人家非礼都是各种亲,唯独他咬了她的脖子: 他又不是吸血鬼,凭啥喝她的血?! 第二次见面,她被保镖绑架到他身边,即将吃干抹尽时,却触发了体内神秘的因子……

  • 总裁发威,女人别太坏

    蓝幼安

    东方已完结97100

    他是日光下的王者,步步为营,只为虏获芳心。 她是暗夜里的妖精,时时防备,还是沉沦其中。 到最后却发现,自己不过是一颗棋子——

  • 破茧重生不好惹

    蝶之翼

    异界已完结399000

    他说:“蝶儿,血染江山如画,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。负了天下也罢,始终不过是一场繁华,不管你去哪儿,我都愿用这到手的一切换你的一生陪伴。”看着他的深情双眸,我笑了,我多想就这样被他拥在怀里一生一世永不分离….. 她是京城巨贾柳府的庶女,未出世时便已被烙上贱命的印记的她,亦是柳府最低等的奴仆,受尽欺凌,不想,却因一次替姐出嫁改变了此生的命运……. 他是万历皇帝的第七个儿子,亦是黄土埋到脖子快要入土的可悲王爷,一次可笑的冲喜,把那个目不

  • 豪门盛宠:冷情总裁的出逃妻

    liaowumian

    东方已完结821300

    新书:《四城名少①总裁作茧自缚》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1080750/,求收藏~~ 认识了他,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—— 她,落小凡,三个月前闪电般嫁入亚洲最大珠宝集团唯一的继承人,墨吟风。 但,这一切却只是噩梦的开始—— “墨吟风,我们已经离婚了!”

  • 重生:攻略男神!

    序瑾

    修真已完结356700

    【重生,宠文,1V1】你永远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所以抓住当下吧! 唐萱重生了,当她醒来时,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顾昀。 那个温暖了她的时光,她却因为什么所谓的自卑妄想把他推开。 他也是一个那样固执的人,明明拒绝了他的告白,还要对她那么好,那般的锲而不舍。 既然老天怜悯,让她重生,那好,此生她一定要鼓起勇气,扑倒顾昀!!! [小剧场] “萱萱,你都不看看我” “我要努力赚钱养你啊。万一你嫌我穷,抛弃了我怎么办?” “萱萱,我

  • 豪门婚事,前妻的新欢

    斑斓

    东方更新中302100

    【一张验孕单换来一纸离婚协议书,新婚第十天,她成了他的下堂妻】 “你是谁?放开我……不要碰我!” 雷雨交加的深夜,他浑身鲜血闯入房中,逼迫失明的她在他的身下…… “好痛……我不要……出去……”那一刻,她在他身下惊恐尖叫,病床上的母亲则是泪流满面的望着她…… “等着我,我会负责的!” 一场狂肆的掠夺的过后,他却温柔的留下一枚奇怪信物,便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 原以为这只是一场梦魇,谁知到头来,一

  • 天降神女:独宠废王爷

    乐筱玖

    异界更新中44300

    一朝神穿,摇身一变成为将军家大小姐莫凌九,绝色美颜,前凸后翘大长腿,最重要的是还有一身强大的武功,乖乖,真是捡到宝了……京都美男有三,恰巧莫凌九看上了最废柴的一个,空有一身皮囊毫无本领可言的七王爷。看他如此柔弱,莫凌九保护欲徒增,一定要保护好如此美男…… (双宠无虐,欢迎入坑……高甜霸道宠文)

  • 穿越种田:休妇的古代奋斗生活

    bubu

    异界更新中464400

    李曼莫名其妙的穿越,一穿成休妇,顺便带个拖油瓶,赶出夫家,更加离谱的是她居然穿越到了古代的农村成了一名小孩他妈, 虽然她是挺喜欢看穿越种田文,可是没有这个意愿亲自去尝试一遍,被丈夫休了,回到娘家发现弟弟又虐待,狠心也带走,两个拖油瓶加一个手无存铁的女人,看他们怎么在古代生活,发家致富的!!!

  • 女人别太坏,勿惹恶魔总裁

    花犯

    东方已完结313700

    坏女人就是我,我就是坏女人---侯倩杯 见不得有人气质干净纯洁的她,遇到清新俊逸、温润儒雅、年轻多金的陈如风,邪念顿起! 第一次见面,她拿他和暴露狂比较,让他窘在当场;第二次见面,她趁现任金主打电话的空档,赤裸裸的勾引他;第三次,第四次······ 兔子急了也咬人,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蓄意调戏和挑衅,终于让温雅的陈如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···